欢迎登录绿色制造公共服务平台! 监督信箱EN中文
网站导航
EN CN

政策解读 Policy interpretation

首页 > 政策信息 > 信息公开 > 政策解读

刘世锦:绿色发展和经济增长并不矛盾

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0经济峰会上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“绿色复苏:全球新共识”环节参与研讨。

1.jpg

刘世锦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

刘世锦认为,绿色发展和经济增长不矛盾,绿色发展能够成为增长的新动能,绿色转型的本质是技术的更替。

提要:

经济下滑幅度比较大时,增长常被置于第一位,环境问题可能被推到后面;

把生态修复、污染治理和碳排放结合在一起来推动,能够增强执行的动力;

目前绿色产品的价格并不是市场形成的,所以推广起来有困难;

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要靠既能提高生产率,也能减少排放甚至不排放的新技术。



绿色发展和经济增长并不矛盾

刘世锦表示,当经济下滑幅度比较大时,大家总把增长置于第一位,环境问题可能推到后面。

面对这种局面,怎么来认识绿色发展,他特别强调,绿色发展包括但不限于通常讲的污染治理和环境保护。绿色发展还有更宽的定义,包括绿色消费、绿色生产、绿色流通、绿色创新、绿色的融资等,实际上是日益绿色化、完整的经济体系。

从这个观点来看,绿色发展和经济增长并不矛盾。绿色发展能够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、消费增长的新动能,也能够成为创新增长的新动能。

刘世锦认为,在国内绿色复苏的过程中有三个问题值得关注。

2.jpg

减排、污染治理、生态修复协同推进

第一个问题是要把减少碳排放和污染防治、生态修复、生物多样性保护几个方面结合起来,协同推进。在中国,碳排放的问题非常重要。同时,污染、生态环境退化等问题也相当突出。

刘世锦表示,从经济学的角度讲,碳排放的外部性很强。污染治理、生态修复也有局部的外部性。他认为,把生态修复、污染治理和减排放结合在一起来推动,能够增强执行的动力。

从深圳的实践来看,70%左右的污染防治和碳排放是同源的。“同样一个来源,既在碳排放,同时也在排出污染物,这种情况下治理实际上能够产生一种协同效应。”治理污染、修复生态的同时,也在促进碳的减排。绿色核算缺少统一的量纲第二个问题是要重视绿色核算。多年来绿色发展取得很大进展,但是仍依赖于政府提供公共产品,或是一些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公益慈善行为。刘世锦认为,原因是因为缺少核算方法,使之还不能成为企业和个人日常的经济行为。

他提到经济学界、生态学界做过的努力,比如绿色GDP、GEP(生态系统生产总值)。这些方法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,但有一个核心问题没有解决,就是缺少统一的量纲。另外由于绿色产品的价格是人为规定的,并不是市场形成,推广起来也有困难。

刘世锦介绍,他所领导的研究团队正在开发基于“生态元”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方法体系。用生态元对植被、空气、水、土壤产生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进行初始核算,同时给污染等所带来的影响进行减值,最后对生态元本身通过市场交易的方式定价,目前正在西安和深圳试点。

通过这种方法,刘世锦团队试图对生态资本的服务价值进行实时的总量核算,使其可观测。他们期望对各个地区的绿色发展情况能够总体评估,同时对其他方面的决策,包括绿色金融等方面提供支持。

3.jpg

采用提高生产率并能减少排放的新技术

第三点是绿色技术的推广。刘世锦认为,绿色转型从本质上讲,是用一套新的绿色技术来替换原有的技术。

人类社会由工业文明替代了农耕文明,是因为工业文明使用了机器等先进的设备和技术,但是它也带来了排放等环境问题。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应该采用一些既能够提高生产率,也能减少排放甚至不排放的新技术。

刘世锦谈到他在去年组织的一项研究,提出了包括水、能源、交通、建筑、土地的利用与规划以及食物在内的六大领域,二十项重大绿色技术。这些技术都已经成熟,推广之后能够产生明显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。研究团队已向中国政府提出建议,在“十四五”期间推广这些技术。

他表示,目前中国的绿色发展重点是城镇化。绿色城镇化一定要有前瞻性。“城市里面某个建筑一旦建成以后,如果它是不绿色的,想改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本文转自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”微信公众号(11月18日发表,来源: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”微信公众号)